澎湖遊子真情故事
1.向澎湖說拜拜
  想起余天唱的那首──回鄉的我:走遍了天涯海角,也是故鄉的月較圓,吃遍了山珍海味,也是阿娘煮的較有滋味,秋風一年一年吹,日子一天一天過,我已經是一個受盡風霜,吃過苦楚的人,故鄉的父母,久年無看的好朋友,早日使恁頭殼疼,給恁煩惱的我,已經倒返來,已經成功倒返來。
  相信這是每一位遊走他鄉的遊子,回到家鄉後,最愛唱的一首歌了,這也正代表我此刻的心情。外地征戰三十載,而今解甲歸田,這是一項人生旅途上重大的抉擇,當年在大專聯考的窄門中,拚了命的擠了進去,並且考上自己喜歡又是最熱門的藝術科系,那時候總以為幸運之神的眷顧,況且是國立的學校,又為父母荷包省下了不少,猶記得當年,媽媽一把鼻涕一把淚地,把我送上了飛機,其實自己心裡到沒有那麼難過,十九年來的澎湖生活即將告一段落,心裡卻暗自高興,將可以離開這平凡無奇的小島,翱翔在台北熱鬧的天空,那種心情的喜悅與期盼,該是不可言諭,更何況又不是生離死別,何來悲戚之情,但環境如斯,只好隨風起舞,露出悲哀的表情,揮揮衣袖,不帶走一些雲彩,只是腰纏雖非萬貫,卻也帶上了新台幣四、五千元,對一個三十年前尚屬黃毛小子的我,算是個大數字了,折合現在物價應也有三萬之多,如果當年把它交給投資理財公司來打理的話,三十年後的今天起碼也有個一、二百萬之譜,可見父母對子女的投資,如果子女們未能有千百倍的回報,那可真是個錯誤的投資,閒話少表,言歸正傳,話說背上行囊,帶些細軟,輕步踏上當年中華航空公司的北馬航線,一路順風、漂洋過海,到達人生地不熟的繁華大都市──台北城,下了機吸到第一口大台北的空氣,真香....,原來是旁邊站著一位濃妝豔抹的貴婦,在年輕人心目中可是看了會血脈賁張的那種類型,一襲半低胸黑色的連身長裙,胸前一串白色的珍珠項鍊,身材凹凸有緻,不禁令我愣了數分鐘之久,想大概是台北女人的特殊風味吧,等那女人走遠,再大大地吸它一口,似乎台北的空氣也沒什麼不一樣的,走出松山機場,大手一揮,招來一部計程車,上了車直驅板橋大觀路,約莫四十分鐘的車程,來到我心儀的學校,這就是所謂全台灣最高的藝術學府──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〈託後人的福,現已改制國立台灣藝術大學〉,平實的校門,沒有特殊的建築,可也不比我們省立馬公中學高明多少,走進校門,問了宿舍,由於來得早,擁有最高選擇權,選了最裡面靠窗的下舖安定下來,猶記得那宿舍的編號是一○九號,還好不是一一九,而且是距離廁所浴室最近的一間,看來方便不少,聽說唸美工科系的學生,在熄燈後,最佳的加班場所就是這裡,因為在學校堨u有廁所是晚上不關燈的。
下一段將要介紹一個好朋友,是澎湖世家子弟,對我影響甚多,請期待.........

回首頁 回目錄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