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後回家時,發現所有老家的對聯都已經是別人的字跡了,過去,老家裡所有約百餘幅的對聯大概都出自我的手筆,因為阿嬤說,我寫的字她最喜歡,所以每年的對聯一定要我寫,她以有我這樣的孫子為榮,其實一直以來,我跟阿嬤的關係可是最密切了,在後寮老家時,我一直睡在他身旁,而來到馬公後,從有自己房間起,她只要是在馬公,就一定是跟我睡,所以她應該可以算是我最親近的人了,這是第一次我不能為家媦g對聯,所以她找了長岸的舅公寫,她一直說,她弟弟寫的對聯沒有我們家阿和寫的好看,雖然舅公的對聯寫的不錯,可是他就偏偏喜歡我寫的,感謝有了過去寫對聯的歷程,所以也壤我有機會把毛筆字練到一個相當的程度,所以不管在過去或是在現在,我總有一個觀念,人不怕做的多,作得多也學的多,所以我也用同的的觀念教育我的學生。
  回到家裡,除了見到阿公阿嬤及爸媽之外,還有可愛的弟妹,另外還有好友阿強也回來了,他晚一年考上,要明年才當兵,就這樣在短短的幾天歡樂氣氛過後,又要重新回到部隊了,這就是人生的無奈,您必須去接受您所不願意的事,為了孝敬部隊的弟兄長官,買了一些澎湖特產,以便回到部隊後,可以甜甜大家的嘴巴,爸爸也為我買好了機票,等時間到了,就前往搭機,從過去到現在,仔細想想,再往返台澎之間,我搭船的機會總是少之又少,大部分的行程都是搭飛機,算算我在天空的時間,也應該不少了,是不是有天會被頒個最長天空時間獎,好像跟坐船較無緣份吧,總之,這就是人生際遇,無形中好像是安排好好的,人又何能去強求呢,搭上了飛機,在高雄下了機,坐計程車到高雄火車站,然後轉火車到嘉義,轉搭公車到山仔頂,就這樣的行程,回到部隊已經是晚上了,參加了晚點名後,向連長報告,送他一些名產,感謝他多放兩天假,和平日的照顧。

刊載於澎湖日報 民國95年5月1日 星期一
回首頁 回目錄 下一篇